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吉伦特感到自己的四肢很沉,内脏仿佛灌满了铁铅一般沉重,心脏是否还在跳动?他并不是很确定,视线充斥着灰色和白色,就好像一张浸了水的插画,直到他准备闭上眼睛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俯下身,占据了他的视野范围。

那是个高大的,戴着骸骨面具的巨魔,一瞬间,人类几近丧失的五感全部回到了他的体内,吉伦特发出一声尖叫猛然坐起来,现在他的身体一点都不重,反而轻飘飘的。昏迷之前的一些记忆被他想了起来,他跟随一支联盟的小队来到纳兹米尔,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后那股时不时被窥视的感觉让整个小队都神经衰弱,直到他们遭遇了那些鲜血巨魔,一个巨魔的法术击中了他,之后吉伦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巨魔咯咯笑着,他可比吉伦特见到的巨魔身材高大多了,他的身上也挂满了白骨做成的饰物,也许他是个萨满祭司,人类紧张的思考着脱身的办法,他的巨魔好友告诉过他,萨满祭司总要温和一些。

“你好啊,我的异族信徒,你需要老邦桑迪的帮助吗?”

吉伦特懂巨魔语,那是科尔亚一字一句教会他的,人类努力让自己混沌的脑子思考这名巨魔说出的话语,并且将他翻译成自己能听懂的意思,可他张了张嘴,发觉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名巨魔靠近了他,吉伦特惊讶的察觉到面具后面的眼睛是两团幽蓝的火焰,而他的指尖也是白骨……该死,吉伦特想要再次尖叫了,他不是活着的巨魔,他也不是巨魔,那个生物周身散发着冰冷的空气和祭祀香料的味道,而他的爪尖几乎要碰到了吉伦特的脸。

可他只是弯曲手指,弹了人类的额头,吉伦特因为头部的剧痛坐起来,他在联盟的营地里,一名牧师关切的看着他。

“你还活着真是走运”。

吉伦特捂着疼痛欲裂的脑袋,一边听着牧师对他说的话,那个巨魔弹过的地方真的很痛,人类让自己在床铺里蜷成一团,护身符硌着他的腰,那是科尔亚赠予他的,吉伦特想起了他曾在达拉然读过关于巨魔的书籍,巨魔的神灵繁多又大多是野兽,通常他们的祭祀是充斥着怪异和血腥,有些需要活祭,有些甚至需要祭祀的肉体和灵魂。在他们分道扬镳之后,那个暗矛巨魔就亲手刻了个不知所云的护身符送给他,人类翻了个身,他掏出那个护身符,不知道是不是又一次巨魔的信仰起了效,保住了他的命。


我们巨魔的灵魂医者就是这么硬核,不服可以别在赞达拉死啊

热度(8)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