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对它唱歌,或者对它说点什么”。

回忆起赞达拉草药师的话,狄特里希努力控制自己死后已经僵硬的面部神经,好让自己别在一株草药面前露出一副不善的表情,这会让她感到自己非常幼稚,可话又说回来,她为什么要对着一片长在神殿墙壁上的苔藓说话或者唱歌?那个草药师说的是真的吗?她刚想要拔下那片闪烁着光芒的花朵,又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这是一个相对偏僻的神殿,四周只有活动的恐龙和昆虫,树叶因为风的吹动沙沙作响,但……

绝不,这不可能,我才不会像那些德鲁伊一样对着一株草药说话,那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而且这片地方有许多巨魔的神灵!他们时不时的会从什么奇怪的地方看着我也说不定!

一个被遗忘者让自己缩在了不远处的一棵巨大的蕨类植物中,这里的气候非常适合这种生物成长,也许那些植物学家来到这里会因为这里的地貌和环境兴奋的尖叫出声,可当下狄特里希只在意自己是否能不能令自己全部躲在这棵植物中。一只甲龙路过这里,它好奇的看着这棵会动的植物,被遗忘者用一瓶气味强烈的药剂赶走了它,现在四周安静下来了,狄特里希专注的看着长在神殿墙壁上的那片草药,她在等一个和她一样的草药师路过,好验证那个会让星光苔增加产量的说法是不是正确的。

她很快等到了第一位草药师,亡灵先是听到了路上的哒哒声,那是蹄子敲击在路面的声音,它很细碎也很轻盈,这不会是这片丛林的恐龙的声音,驭兽不会有着这样轻盈的声音,这个声音只会是跑起来更加轻快,也更加灵活的野兽,但同样的,也不会是属于这片丛林的任何一种生物。被遗忘者紧张的握紧了自己的法杖,透过蕨类植物遮挡的缝隙,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头白鹿,纯白色的皮毛上有着一个月神的徽记,那双角也满是枝杈,它停下来,用自己的一只前蹄敲了敲路面,变成一个携带着行李的暗夜精灵,在部落的领地出现联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那名暗夜精灵抓了抓了自己的绿色的头发,从那里面摘下了一片树叶,她嘴里咕哝些什么,朝着那片苔藓走去。如果是德鲁伊的话,那么她对着任何一棵植物唱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暗夜精灵的声线柔和又平缓,她背对着亡灵,唱着一首精灵语的小调,狄特里希依稀回忆起来,她似乎在某个中立旅馆听到过这样的调子。

一直等到德鲁伊的蹄声渐渐远去,亡灵才敢松一口气,虽然她并不需要呼吸,但她还是会保留了一些生前的习惯,德鲁伊采集星光苔的次数和数量明显要比她的要多很多,被遗忘者撇了撇嘴,那可是德鲁伊,这是她不能比的,正当她这样想的时候,下一个样本也正在前往的路上。狄特里希听到了巨大爪子沉重的脚步,看起来它的主人携带了许多的行李,空气中的魔力波动明显超标,被遗忘者打了个哈欠,她大概知道那会是什么生物了——夜之子和他的魔刃豹,血精灵在加入部落之后一向以矫情和对魔法的依赖著称,而现在更矫情也更加依赖的夜之子加入了部落之后,就没人再抱怨血精灵了。他们的魔刃豹会收集空气中的魔法能量,然后在奔跑时又施放出来,现在那头野兽停在了路边,骑在上面的夜之子从上面下来,从行李里拿出一副手套郑重其事的带上,这让亡灵差点笑出声。随后他做了一件更加让亡灵努力忍笑的动作——他从行李里翻出了一把小型竖琴,看起来这位养尊处优的夏多雷不光是一位草药师,还有着丰富的艺术细胞,他对着长在墙壁的草药弹奏了一首苏拉玛流行的音乐,那片已经被德鲁伊采收干净的星光苔立刻前仆后继的长出了新的花朵,这让亡灵羡慕极了。

现在轮到她了,在夜之子骑上魔刃豹绝尘而去之后,亡灵站在了星光苔的面前,她唱不出来什么歌,也没有使用乐器的艺术细胞,她只能对着它说说话,这可真让人沮丧,现在连草药师都要求这么高了吗?她叹了口气。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以前在东部王国的一个小城市里面住着”。

她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冰冷的手指戳了戳还未开放的花苞,属于草药特有的气味传了过来,她继续说了下去。

“那里距离这边挺远的,需要跨越大海,走很远很远的道路,我本来没有这样的机会踏上这片土地的,一辈子都没有……不过发生了一些事,瘟疫,战争,一些灾难,我才有了这样的机会来到这里,你能明白吗?你只是一棵草药,你的种子走不了那么远的路,对不对?”

一些花苞仿佛受到了鼓励,它们在被遗忘者的话语中抬起了头,看起来这个建议是真的。

“不过你的花朵被我做成药水的话,就会走很远的路了,我会把你装进水晶瓶,会有人愿意带你去冒险,去前往陌生的土地上,可能还会有一些战斗,哎呀,希望那是一场有荣耀的战斗,他们总是这样说,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被遗忘者小心翼翼的拔下那朵星星模样,有着紫色条纹的小花,继续说道。

“我希望你会成为一瓶好药水”。

她说完这句话,查看了一下接下来需要采收的星光苔,这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好心情让她不由的哼起一首旧斯坦索姆的调子来。

 

               ——————————————2018/8/25 21:28

 

 

虽然这版本主流剧情是垃圾,但是小任务都非常棒,尤其草药三星的任务,里面有详细的对植物习性和生态的描写,海潮茎秆甚至对赞达拉巨魔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不剧透建议有草药学的号去做做看

这些任务让我稍微心里有点安慰……


话说五音不全的话,会导致草药都枯萎吗(好奇

热度(30)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