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为什么电影版结束那么久了我还会被@Kurtssingh 拉进坑里!!为什么!!!
一个麦莱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要是萨总,这时候能急的把万神殿炸了(不

“所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安度因·洛萨认为自己身为人臣已经十分优秀,他行的端,坐的正,有些不良嗜好但是无伤大雅,重要的是对自己的主君绝对的忠诚——基于以上他给予自己的人设,这位将军在听到自己的国王说出这句话之后就立刻站起来,速度快的就好像是旋紧了发条的玩具。
“坐下,安度因”。
发问的不是他,被问的也不是他,但洛萨对于危险有一种野性的直觉,他将目光投向依然稳坐在椅子间的麦迪文,这位法师虽说面容沉静,但他的口气略微带上了点请求。这很难得,但是,不,上一次麦迪文这样做,安度因·洛萨就倒了大霉,所以,不。
“我该走了”。
他选择走到他的国王面前施礼,预示着属于三名好友的私人时光结束了,倒不是说他们马上就要恢复国王,将军,守护者的身份,而是另一种,关于爱人和被爱者的讨论,只是洛萨不想在某一天被灭口。金属的靴子在地毯上发出沙沙的声响,他们的国王笑着看着他退场,仿佛在夸奖他的识时务,没错,识时务者为俊杰,洛萨想,他们三人就是一个活的食物链,板甲靴子的声音移动到了屋外的走廊,脚步异常欢快。
麦迪文此刻在内心将他和洛萨的友谊进行了短暂的重新评估,直到他的国王继续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吗?”
莱恩,暴风城的国王,此刻带着那顶沉重的王冠,在他低头晃动杯子中的麦酒时,法师刚好看见那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但他转眼又抬起头,红宝石换成了年轻国王的眼睛。
“所以是我成年的那一刻吗?还是我加冕的时候非常英俊?或者是我穿上盔甲更像个男人了……”
麦迪文开始庆幸洛萨此刻的不在场,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从僵硬的面部肌肉他大概能知道自己在这时是一副什么模样,而莱恩如数家珍的场景也开始令他有些惊恐,他甚至回忆了一下莱恩穿上盔甲的模样,该死。
“我的国王”。
在莱恩讲到他沐浴后发间滴水的模样时,麦迪文终于成功的打断了他的话。
“在您的身边,我没有任何不检点的思绪”。
他的国王看起来有些许失望。
“那么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有不检点的思绪?”
守护者认真的思考自己此刻昏过去是不是更符合他的人设。
“可是你爱我,对我有不检点的思绪不应该是很……”
麦迪文站起来,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深吸了一口气,他跪在柔软的地毯上,亲吻国王的袍角。他什么都没有说,但莱恩看起来更加失望了,麦迪文看着暴风城的年轻国王,他开始蓄须,眼神变得疲惫,那头上的王冠太精致,也太沉重。
守护者从沉默中站起身,犹豫许久,仿佛在斟酌接下来说出的话。
“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情景吗?”

热度(10)

  1. Kurtssingh鹿角小烂兔 转载了此文字
    关我啥事?关我啥事??【呱呱大笑】【大口吃粮】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