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会说话和不会说话的神器

如果它能说话,那么它在此时会对我说什么呢?

圣骑士注视了一会儿眼前燃着的篝火,后知后觉的往里面添了一把小树枝令火苗更加明亮,稍些耀眼的火苗照亮了他所处的环境——这是一处精灵建筑的废墟,倒塌的石壁间爬满了苏拉玛的藤蔓植物,骑士选择了一处看起来曾经像是住宅的一间小房子当作过夜的场所,这里甚至有一个房间的四面都没有倒塌,唯一的美中不足是这里没有屋顶。按照惯例,他背靠在一处最高的断壁前,在保证了后背的安全性之后开始做在野外过夜的准备。

他把四处的易燃物收集起来,加上一点石头和火油就可以升起篝火过夜,在这样做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墙壁上淡淡的痕迹,看起来这是魔法墨水留下的痕迹,虽然骑士早就在银月城听闻过这种墨水的效力是如何长久,但对于精灵漫长的生命间,一切被称得上‘长久’的东西都变得不长久了,所以骑士趁着暮色仔细看着墙壁上的淡淡痕迹,那上面的字体花哨又柔和,就好像精灵一贯的建筑风格一样,雅致,美观,有带着点固执。可惜这个种族在漫长的时间里已经分崩离析,他们的分支四散在艾泽拉斯的各个大陆间,在这个精灵漫长的生命间都要称得上‘长久’的时间里,他们的语言和文字也逐渐改变了最初了模样,所以尖耳朵的绿眼睛的骑士也只是看懂了上面的几个字而已。

真是可惜。

 

在夜晚降临之后,骑士简单的吃了几口用来填饱肚子的干粮就开始无所事事,这里看起来很安全,而在他不困的时候,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睡着的。所以他只好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时而听着苏拉玛夜间野兽的嚎叫,时而透过没有房顶的外面注视着艾泽拉斯的双月。最终他把视线落在了自己的盾牌上,他回忆起来白天遭遇双头怪时,对方用重锤打在盾牌上的那一下,忍不住提起自己的盾牌仔细端详,按照惯例,盾牌应该留下被撞击的伤痕,虽然这块盾牌和他以前用过的都不太一样,但他还是忍不住用手去摸索盾面。那里什么都没有,盾牌上面只有精美的纹路和咒印留在上面,看起来它就如那个矮人说的一样,它是泰坦的造物,无坚不摧。于是骑士把那块盾牌放在自己的身旁,注视着盾面的纹路,回忆起在达拉然做短暂停留时,有位法师讲起自己有一个会评价自己言行的法杖。

“它会评价我的言行,点评我的施法效率”。

虽然圣骑士觉得这样好像很有趣,在独自踏上冒险道路时会不那么孤独,但一位牧师非常认真的对他说。

“等到它会说话的时候,你会巴不得它就是个普通的武器的”。

这令圣骑士非常好奇,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自己讲什么呢?它会像法师的艾露尼斯那样,评价他的言行,对他的作战方式有所见解?或者像牧师那把萨拉塔斯那样,时时刻刻在他的耳边留下亦正亦邪的低语,对这些地上的生物和建筑留下高傲的评语?如果它能说话,它是否会提到自己过去的旧主,它存在于世已经很久很久,久到精灵也无法衡量它的寿命,它会看的懂墙上的字吗?对于这个种族的命运,它也会做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吗?它会对这个即将被覆灭的星球做出怎样的评价?

它又是怎样看我的呢?

想到这里,圣骑士忍不住用手摸了一下盾面的咒印,又拍了拍它,将火焰拨暗了些。

 

圣骑士按照地图的标记来到了这个看起来是小花园的地方,虽然有些破败,但这里留下的气息和痕迹明显是有人住的。圣骑士又回忆起首席奥术师对他描述自己要找的人,是一名传送师,顿时骑士的脑袋里浮现出那个脾气有点暴躁,虽然不太情愿,但每次都会给他开启主城传送门的法师。

也许对方也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他这样想。

于是他往建筑内走了一步,就一步,他就被奥术机关扣住,以一种失重的状态头朝下漂浮在空中,他要找的人在他颠倒的视线中威胁要把他扔进无尽之海,圣骑士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首席奥术师塔莉萨非常严肃的交给他的信物,一枚有着奇特花纹的小小硬币。

但他的记忆也只到此为止了,骑士完全不记得自己把这枚硬币放在了何处,于是他只好以头朝下脑袋充血的状态胡乱摸着自己的口袋,一些细小的东西随着他的翻动掉了一地,直到一枚小小的硬币打着滚,撞到了首席传送师的脚边停了下来,夜之子谨慎的看了漂浮在空中的骑士一眼,捡起了那枚硬币。

“哦,这是首席奥术师的印鉴,她还活着!”

顿时,这位传送师的态度变得和蔼可亲了起来,对方在表达了善意之后,他迫切的表达了自己需要帮助的意愿,同时也直接取消了陷阱,于是漂浮在半空的圣骑士直接跌落了下来,他穿着的板甲,带着行李,就连他的‘真理的守护者’也一同掉下来,砸在他的身上。

骑士趴在地上的尘土中,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爬起来,这时他又想起来牧师说的那句话。

“你是不会想要它会说话的”。

 

他是对的,骑士心想,而后又拍了拍自己的盾牌。

“你不会说出去吧”。

 

 

 

 

 

好久没有摸正经的鱼了,最近成了无业游民之后,开始把小号骑士练了练,习惯做任务的时候有人在旁边话唠之后,突然安静下来还有点寂寞……

不过要是神器都会说话,那一定非常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种情况吧,比如我还是希望我的神器贤惠又体贴,但我肯定我的神器是毒舌又逗比的那一型【。


热度(18)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