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因为记得一个朋友还惦记这个巨魔的下落,于是我就把他写完了……本来想尽量写的欢乐一点,但是最近实在过的不欢乐【。

于是只能这样了……


直到这口小锅子里面的水烧开了好一会儿,吉伦特才回过神来,从一个布口袋里抓了一把东西,扔进开水中,看着热水把那些干燥的食材变回原来丰满的模样。待到这些食材的味道散发出来时,又从自己的草药包里择了几片可以食用味道又好的扔进小锅子里。傍晚的丛林间已经有些开始发冷,他裹紧了披在身上的毯子,在这段时间内,锅中的食物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一时间香味四溢,他正把勺子伸进去打算试试味,几名好奇的暗夜精灵走了过来,看到他的勺子里捞上来的贻贝和鱼干,直到其中一名德鲁伊说。

“你的汤有一股……巨魔的味道”。

他想都不想的回答对方。

“是啊,这是巨魔送给我的”。

一时间好奇的人们顿时作鸟兽散,这不怪他们,巨魔的食人习俗让他们没胆子尝一口美味的汤——吉伦特巴不得他们全部散去,锅子太小,他一个人吃正好。于是人类用勺子慢慢搅动锅里的汤,打算用魔法给自己做点面包当作配菜。直到他刚要吃上第一口,有个人跑到了他的面前,刚好遮住了来自暗夜精灵营地间不算太强烈的光线,他抬起头,看到了对方一头闪闪发光的金发和尖耳朵。

“我闻到味道了,这是他的汤,对吗?”

他本能的想把自己的小锅子护住,但那名血精灵坐了下来,身体前倾。

“……你看,我只有这一口锅,一把勺子……”

“没关系!”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名血精灵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只碗和一把勺子,脸上写满了“快给我吃一口”的神情。

“……我已经吃过了!”

他还想挣扎一下,但对方明显不在乎这种事情。

“没关系我不嫌弃你”。

“布斯塔尼,这里是联盟的营地!”

“这场战斗是肯瑞托主持,联盟部落联合对抗苏拉玛的燃烧军团……你这是政治不正确,吉伦特”

于是他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血精灵金色的勺子在他的小锅子里捞了满满一勺的食物,精灵吃了一口,皱起眉毛问道。

“怎么没有海带?”

他还敢挑食!

 

起初他收到这袋散发着海水腥味的食物时,他是拒绝吃它们的。科尔亚的厨艺是他和布斯塔尼在学徒期间就有目共睹的,虽然他可以毫无芥蒂的吃下科尔亚做出来的食物而不在意传说中巨魔的食人习俗,但让一个单身汉去做饭?那还是别闹了,他可是个法师,法师不是随便动动手吃点面包就可以活下去的职业吗?这些话他在收到一大袋子鱼干后,就当着那个巨魔的面说过,科尔亚和他还有布斯塔尼不同,他更沉默一点,也更语出惊人一点,所以他说完这些话等待着应对对方抛过来的讽刺时,那个巨魔陷入了沉思,随后告诉他自己会准备一些更容易烹饪的食物给他。

是的,他们经常聚会,在他们离开了达拉然结束了法师学徒的生涯之后,虽然他们有时也通信,但联盟和部落之间通信实在太麻烦也太繁琐,而吉伦特也不希望自己信件被他人截获,阅读,尤其是他在向对方抱怨自己的女朋友跟别人跑了这件事时。在聚会上他们各自带礼物,最开始,吉伦特经常带一些魔法材料或者药剂,布斯塔尼带着血精灵风格的附魔工艺品。吉伦特的家里是制作魔法材料维生,而他本人又是一名草药和药剂师,布斯塔尼热衷珠宝加工和附魔,这两份特产出自这两个人之手真是太正常不过了。可惜作为猎手家族出身的科尔亚永远是那么偏走剑锋,他会在吉伦特拿出自己家里最好的附魔羽毛笔的时候递给他一卷毛皮,会在布斯塔尼将铭刻自己名字的附魔坠饰赠予他的时候,给他一串鲨鱼牙齿制成的项链。在布斯塔尼拿着一串鲨鱼牙齿的时候,吉伦特把皮毛抖开,一张毛皮丰美的虎皮呈现在他的眼前,旁边布斯塔尼因为皮草的味道打了个喷嚏。

“感谢你还记得我对皮草的味道过敏”。

后来这张皮就被铺在吉伦特的床铺下面,每当天气转暖的时候,吉伦特都会被这张皮搞的鼻子出血。对此,他抱怨过一次,只一次,他的礼物就从不明生物的牙齿和羽毛转变成了一条鱼干,一捆可食用的海藻,一把好吃的乌贼干,一罐子闻起来很香的酱汁……最后是这个,在他抱怨之后收到的一袋莫名其妙的食物。那时候联盟和部落的关系很不好,他们一直都很不好但每年都会更糟糕一点,他们的聚会也从中立城镇的小酒馆变成了野外的匆匆会面,有那么几次,吉伦特甚至在几次联盟和部落间虚张声势的对峙中和他的往日同窗相见。这让吉伦特有点难过,而他也不是很确定他的另两名好友是不是也这样想。

在听闻燃烧军团再次入侵时,吉伦特又回到了达拉然,在那个法师阵营多过联盟和部落的地方,他又见到了布斯塔尼,这个血精灵不同往日,看起来部落近期的动荡也将他磨砺的稳重了一些,他先是装模作样的向他问候,随后又中规中矩的感怀了一下往事,等到他们俩到了一个僻静没人的地方,他才有些急躁的问他科尔亚的消息。

吉伦特很奇怪,因为布斯塔尼和科尔亚都是部落的成员,无论如何他们间的联系都要比他这个联盟来的密切。

“因为我找不到他了,所以我来问问你……”

布斯塔尼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的样子让吉伦特有些不安,这股情绪下沉直达到他的胃部,但他没有时间在意自己的胃病是否发作,他立刻写了很多信件托他认识的朋友去找另一个朋友的踪迹。每一封信的开头都一律是友好的问候或者寒暄,内容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宜和学术讨论,只在结尾或者注脚里面,他提到一名巨魔法师,擅长火焰法术身手灵活,性格粗枝大叶又难以追寻到他的踪迹……他不能对任何人解释他们的关系,也无法对他那些在联盟的朋友们讲述那是他学徒时光的挚友,他很担心他。

已经很晚了,吉伦特检查着信件的内容,用手按压着自己的胃部,他觉得有点饿了,这很正常,他经常因为一些事物忘记吃饭,似乎这成为了法师的通病,所以他们才发明了用魔法制作一些面包来果腹的法术,然而今天吉伦特并没有什么心情去给自己弄点吃的。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很久之前他们还是学徒的时候,经常也因为一本书或者一个法术错过吃饭时间,而科尔亚从来不屑于魔法面包这种玩意儿,有时候他会用陷阱抓取达拉然随处可见的鸽子,他熟练的将鸽子收拾干净又放进平时用来煮草药的锅子里……只不过最后鸽子大部分都进了吉伦特和布斯塔尼的肚子里。

他从床上爬起来,找到了那个散发着海腥味的布口袋,把手伸进去翻了翻,才发现里面都是干燥的贻贝,鱼干,海兔,还有一些鱿鱼的腕足,看起来是章鱼吸盘的东西,晒干的不知名的藻类,颜色花哨的小螃蟹……最后这些东西里有一张纸条,笔迹粗张狂野,而墨水闪闪发亮,吉伦特不难认出上面的墨水就是他送给科尔亚的那瓶。

“他竟然把我送他的墨水用来写这么难看的字……”

人类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字条。

“放在开水里五分钟”。

看起来这是烹饪方法,吉伦特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翘起嘴角笑了一下,下面还有稍微小的一行字。

“口袋别扔”。

他转而看着这个布袋,布料透气又结实适合保存这些干燥的食物,缝合的针脚又结实紧密,吉伦特想起来这个巨魔后来学了裁缝做为自己的副业,此后在会面中他时常会看到巨魔穿着针脚奇怪长袍和斗篷。

吉伦特再也睡不着了,于是这个单身法师穿着睡衣找出了自己用来煮草药的锅,刷干净烧了水,抓起一把奇怪的干货放了进去,等着汤散发出香味,等着它们填饱自己的肚子,就好像多年前他还是个法师学徒,目不转睛等着他的部落同窗做出一锅宵夜让他吃一样。等到他开始吸鼻子的时候,汤就好了,他拿起勺子吃了一口,这些食物看起来似乎是用某种佐料腌制过,吉伦特并不知道都是什么,他也从来都尝不出来,他的好友为了照顾他,用心良苦的给他做了一袋烹饪起来简单的食物,而他现在连他的消息都找不到了。

至于他们的味道,仍然是该死的好吃,温暖的汤和食物一如既往的抚慰了他有些痛楚的胃,人类吸了吸鼻子,继续喝着汤。

 

暗夜精灵的视线就好像针扎一样,刺得吉伦特浑身不舒服,而那个和他在同一口锅里吃东西的家伙仍然没有感到什么紧张气氛,吉伦特猜想那些暗夜精灵之所以没有让这个血精灵在他们的营地里被一箭穿心,原因恐怕是因为他长袍上是夺日者的徽记,而不是部落或者血精灵的金红色,但他仍然为布斯塔尼感到担忧。他还记得自己初到达拉然的时候,和布斯塔尼两看相厌,时不时捉弄对方,有几次还动起手来,后来科尔亚来了,这个家伙可以轻松对付他们其中一个,但是如果在混战中就不太好说了,那时候他们……

“你要是不吃,我可以把剩下的汤喝了吗?”

吉伦特看着自己的昔日同窗像饿狼一样把他煮的汤喝了个精光,如果他们俩不认识,他几乎都要以为这个血精灵是来打劫的。布斯塔尼把勺子往空锅里一扔,看起来在部落的那些日子把布斯塔尼身上那些属于精灵的养尊处优磨了个干干净净,吉伦特看到了精灵的指甲还想以前那样整齐,但手指的边缘已经开始变得粗糙,指腹有些许被磨砺痕迹。

“看起来部落没有给你吃什么好东西”。

“部落还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的”。

吉伦特抬起头,看到他教会他做汤的巨魔正探身看着他的锅,由于得不到任何关于科尔亚的消息之后,吉伦特彻底的消沉了一段时间,如今本人就出现在他面前,法师几乎是像个弹簧一样站起来。他看着他,但这个巨魔都没有看吉伦特一眼,只看着他的锅,科尔亚还是老样子,带着一股和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的沉默寡言和欠揍的心不在焉,但吉伦特有很多事情要问他,破碎海滩他们输的很惨,他们失去了国王,部落损失了酋长,联盟部落的结盟再一次到此为止,这些大事是他们那些小人物不该操心的,但是吉伦特还是很担心,他们的酋长死了,那科尔亚呢?布斯塔尼呢?这场足以影响到这个星球的战争是否会让他也同样失去自己的朋友呢?

“你没有往里面放海带?”

人类终于惊叫出声,由于科尔亚的到来终于激起了暗夜精灵们的一些情绪波动,他们终于也被暗夜精灵‘请’出了他们的营地,在部落的营地,吉伦特受到了更多来自绿眼睛的视线,现在他的处境和布斯塔尼相似了,那些血精灵没有砍死他的原因可能也是看在他袍子上亮闪闪的达拉然徽记。但他并没有在意这个,他抓着巨魔的袖子结结巴巴的问他去哪儿了。

“……很多事情”。

他的回答还是那么简单,不过没关系,吉伦特的喉咙仿佛被塞住一样,如果不是在营地里,他几乎都要哽咽了,人类让自己挤出一个笑容,只要他的朋友没……

“他说他这段时间回老家帮着家里处理猎物,晒鱼干海带什么的,跟度假一样”。

吉伦特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布斯塔尼,又慢慢转过头看着科尔亚,巨魔觉察到人类的目光,偏过头移开了视线。

“……你只是去回老家了……?”

“……老家有些事啦”。

“比如处理猎物?”

“啊……不止这个……还有些别的……”

“别的?”

这就很令人尴尬了,吉伦特介于这里大部分都是部落,他只能非常克制的握住对方的手臂,布斯塔尼一脸兴致勃勃打算看好戏的表情。他还记得自己发觉科尔亚只是回老家之后险些把对方塞进奥术风暴里面好好席卷一番,如果是吉伦特的话,血精灵开心的吹着口哨,也许可以看到一场非常精彩的冰风暴,自从他们三个离开导师各奔东西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到这种另外两人僵持而自己在看好戏的情景了。

“等等,等一下”。

于是布斯塔尼及时的站了出来,他挤到两人中间,又一边抱着他们一个,尽量忍住笑,态度和蔼的对他们说。

“你看,这里是部落的营地,那边,是联盟的营地”。

他伸手指向苏拉玛幽深的树林。

“那边有树林,树林里有鹿,还有兔子,还有豹……远处还有一个海滩,那里有维库人,还有娜迦……”

血精灵欣慰了拍了拍手。

“我一会儿就去找你们吃晚饭,你看怎么样”。

 

过了一段时间,布斯塔尼吹着口哨往海岸线走,和朋友团聚的短暂时光总会让他想起自己的学徒生涯,那时候他从满是精灵的银月城走出来,来到陌生的城市,精灵虽然是最先习得魔法的种族,但是现在光是靠着已经七零八落的尊严和稀少的人口,他们已经不比以前了,布斯塔尼深知这一点,但他的本性仍然不愿意放下自己的骄傲。幸好我的另外两个同窗都是笨蛋,血精灵想到这里,不由的要笑出声,因为他们都太蠢了,要是没有我在中间调和,那个总是忧虑的人类和沉默寡言的巨魔要怎么办呢。

血精灵跳下自己的陆行鸟,他已经看到了不远处升起的篝火,吉伦特一边活动肩膀一边在生火,而科尔亚用手按着一块冰块正在敷他的半张脸,另一只手还在往锅里扔什么。看起来他们已经结束战斗了,布斯塔尼这样想,哼着歌往好友的营地走去。

随后他落进了一个陷阱里,坑底铺上了干燥的海草,周围都是松软的沙土,他掉进去几乎是毫发无伤,当然了,除了他的自尊心。血精灵站在坑底朝上往,科尔亚蹲在坑边上正看着他。

“哦,老天,科尔亚,麻烦搭把手”。

而巨魔摇了摇头。

“基于你的煽风点火,这是你应得的”。

布斯塔尼做出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就好像每次他围观另外两人一言不合的打成一团之后都会做的一样。

“老天啊,你们这段时间没有‘联络感情’,还挖了个陷阱算计我”。

吉伦特也出现在坑边,他摇了摇头。

“不,我们已经联络完了……但是我们觉得不能把你遗漏下来”。

“这个陷阱大部分是我挖的”。

科尔亚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用没有敷冰的那只手和吉伦特击了个掌。

“对了,那些海带都可以吃,你只要吃一根我们就拉你上来”。

“做梦去吧!”

布斯塔尼捡起脚边的一截海带朝他的昔日同窗扔过去,令另外两个人发出不可抑制的大笑。


热度(17)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