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电影版麦莱向,其实还有个前篇http://hcirteid.lofter.com/post/235072_eeac0de6



莱恩觉得这新鲜极了,他的将军站在这个场地的一段,而他的守护者站在另一边,他们未来的君主站在他们中间无辜的眨眼,他略微苦恼的样子并没有阻止这场争斗,洛萨挥舞着他的利剑,装腔作势又暗涵真格的动作令莱恩感到极度担忧。

“我总不会被一个变戏法的打败的”。

洛萨穿着他剑术训练的全套行头,可麦迪文打了一个哈欠,手中还拎着一本书,那本书又大又沉,莱恩真怕这位法师忍不住挑衅用书把洛萨打昏,但这又是一场一触即发的争斗,这也来源于莱恩因为好奇提出的一个问题。

“法师和战士谁会更强?”

年轻的王储提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年轻的将军立刻跳起来强调战士的利刃和强大,而法师只是翻了一页书籍,用一句嗤笑表达他的不满。这确实很奇怪,莱恩望向那位双手垂在身旁的法师,他曾在父母的交谈中,臣子的低语中,下人的议论中听到了各种各样的麦迪文,父母说“可靠”,臣子小声提到“强大”,下人的话语中描述他“可怕”,莱恩有时候从麦迪文的绿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觉得这位有些冷漠疏离的法师并不属于任何一个词汇。

年轻的王储又觉得非常好奇。

“可洛萨,你比麦迪文还要年长”。

他兴致勃勃的拿出自己的剑,站到了麦迪文的面前,那双眼睛映着莱恩的模样,只是因为他拿着剑而显得有些许动摇。

“所以还是我们来比试一下吧!看剑和魔法哪个更强!”


卡德加不知道自己此刻再听下去是不是个好主意,但洛萨面前的酒杯已经开始成倍的增长,这时候正好是个能够满足他好奇心的好机会。

“然后呢?”

年轻的法师问道,暴风城的将军此刻神智不是很清醒,没觉察到自己正把自己老友的旧事说了个一干二净。

“麦迪文输了,但是,你知道,莱恩自那次之后就非常相信他,而且……”

洛萨伸出一根手指,压低了声音,引得年轻的法师不得不靠近才能听到他的话。

“那时候他就喜欢莱恩了”。

卡德加适时的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他惊讶的神情会给予对方成就感,从而吐露更多秘密。

“莱恩为他解了围,那时候我总是为难他,而他总觉得自己和暴风城格格不入,哈,他感激莱恩的善解人意,莱恩也愿意去体谅他的沉默寡言,而他们就在我的眼皮底下”。

洛萨把两只空酒杯碰到了一起,他看到年轻的法师面露疑惑,再次一本正经的和对方科普,全然不顾自己醉酒后是否会把科普变成胡说八道。

“我和你说,小子,你要是喜欢谁……嗝儿……就多去体谅对方的感受,尽量让他心情愉快”。

卡德加听了他的话面露难色,看起来一个暴风城将军酒醉后的忠告对来他说太隐晦了。

“如果说对方不想要体谅,而是想要和我打一场呢?”

洛萨发出一声爆笑。

“那就在决斗中认输啊,小子”。

暴风城将军迈着欢快轻盈的步伐消失在走廊尽头,莱恩·乌瑞恩问出了问题,而麦迪文·埃兰回答,安度因·洛萨作为没事人选择退场,此刻他正美好的回味无视麦迪文求助的目光悄然离去那一刻时,那位法师的神色,他几乎高兴的要在这里跳起舞步。哼着小曲儿的洛萨在计算时间,三小时之后他将再次出现在麦迪文和莱恩的眼前,以一种“暴风城将军”的角度去询问守护者是否完美的回答了他们国王的问题。

“哦,卡德加,是你”。

洛萨看到了正步履匆匆的法师,这只年轻的乌鸦转过身,洛萨瞧见了对方的法术长袍上大面积的焦黑,同时还散发着一股不详的味道。

“你还好吗?”

洛萨快步走上前去打量对方的衣物,这是件战斗多过装饰的衣物,而如今这上面的痕迹和味道让洛萨不禁担忧这个法师是不是已经糊了。

“我——很好”。

卡德加深吸一口气,然后挥手,这个毫不掩饰的动作昭示了他年轻人的急躁,洛萨好奇卡德加是在决斗中遭遇了什么。

”你现在恐怕不能找你的老师”。

洛萨揽住卡德加的肩膀,带着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和国王在一起,但没关系,忠实的安度因·洛萨是你的好朋友,来吧,你需要换个衣服,再来杯酒,然后和我说说你遇见了什么”。

热度(9)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