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我的一个朋友说,赞达拉德鲁伊的变形都可好看啦,我看了一下,是很好看,于是抓了个迅猛龙安慰了一下自己【。

还记得这个猎人吗,她曾经在银松森林试图抓低调的熊。


身后的树丛传来簌簌声并没有引得这位贡克祭祀回头,这附近有许多的小动物,而它们在看到他迅猛龙的姿态时往往都会落荒而逃,这令这位祭祀十分自豪,因为这幅强大而又美丽的迅猛龙姿态正好意味着他被自己所信仰的洛阿神灵承认。他无比自信的背对着树丛,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树丛里面冒出半个黑发血精灵的头,她眨了眨自己的绿眼睛,又缩回了树丛中。

“你跟踪了一名贡克祭祀,又在他回到祖达萨的路上设了陷阱埋伏他……”

战争德鲁伊罗缇摇了摇头,在没有任何理由下袭击一名洛阿祭祀是件非常严重的事,尤其凶手还是名部落成员,这是个致命的指控,不过她还是想听听对方的理由。凶手就站在她的面前,而受害者也是,她正漫不经心的卷着自己过肩的黑发,显得有些不耐烦。

“她还试图趁我昏迷,给我带上皮项圈!”

受害者这样指控道,这令罗缇看向血精灵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我以为……”

这位辛多雷的理由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在战争德鲁伊的目光下,她还是磨蹭着说出接下来的话。

“我以为他是个颜色比较特殊的迅猛龙……你瞧,我是名猎人……我只是想找个新的小伙伴而已……”

“这是个阴谋!精灵是巨魔不共戴天的敌人!谁知道你们这群没有信仰的家伙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可惜灰头土脸的贡克祭祀并不打算放过她,这是他最倒霉的一天,他在贡克神殿的路上以迅猛龙的形态踩中了陷阱,被罩进了网里,一发翼龙钉刺让他昏昏欲睡,而醒来之后这个血精灵正抱着他迅猛龙形态的脖子和头,嘴里用萨拉斯语说着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羽毛鲜亮鳞片又有光泽!身体线条匀称,尾巴也是完好的!而且你走的是兽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个贡克祭祀!”

血精灵猎人自暴自弃的喊道,看起来她同样也气的不轻,那双辛多雷特有的绿眼睛仿佛要烧起来一样。

“我他妈跟踪了你两天!你的脚印上指爪的分布我都记下来了!”

她愤然离去之前还做了一个“我会盯着你并且找你报仇”的手势,只留下罗缇和祭祀面面相觑。


热度(20)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