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在帝国的唯一继承人出生之后,祖尔便密切的注意着她。
她还太小,这毋需质疑,在赞达拉的公主还尚未被赋予“塔兰吉”这个名字的时候,祖尔只有对裹着精致纹样襁褓的匆匆一瞥,他并不是个有着好名声的祭祀,塔兰吉是拉斯塔哈大王的唯一子嗣,人们都担忧祖尔会从未来中窥视到有关帝国未来继承人的灾难。
包括祖尔自己也这样想,这位黑暗先知出于对帝国的担忧——或许还有那么点对君主的忠诚——他试图主动占卜这位公主的未来。这只是个私下里的卜算,祖尔告诉自己,也这样向洛阿祈祷,我为我的好友之女卜算她的未来。
先知跪坐在冰冷的石板上,莱赞的雕像端坐在祭坛之上,栩栩如生,先知低下他的头,他用了一颗完整的野兽心脏,祖尔花费了几天去亲手狩猎它,又亲手刨出这颗还带着温度的心脏。
我为了我的好友之女卜算,世代守护赞达拉君主的洛阿在先知的冥想中对着他咆哮,祖尔试图在黑暗中窥视有关于未来的东西——可莱赞的声音逐渐远去,他睁开了眼睛。
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位帝国专属的先知先是因为这种从未经历过的事而茫然,他甚至可以看到拉斯塔哈大王的灾难,这个帝国会被鲜血巨魔占据,而他会背叛他们,可他却看不到这位公主的未来。空气中的焚香还在燃烧,金盘中祭品的鲜血还没有凝固,祖尔盯着金盘边缘的血迹出神,猛然抬起头看着那位威严勇武的洛阿塑像,很快的,他明白了这位神灵的意图。
那位黑暗先知很快宣布她无法看到帝国继承人的未来,这反倒是个好兆头,他这样对他的君主说道,善于预见灾难的先知看不到的预言,必定是个无忧无惧的未来。



单位聚餐,别人在敬酒,我在想段子,所以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反正我要睡觉了【。
但是总觉得大王会说出“是不是技术不行预测不到”这种不靠谱的话,然后把祖尔气到分分钟想找狗胡【。

热度(17)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