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单位太冷,午休没睡,随便用手机写了点,可以叫它“关于咸鱼法师在维迪卡尔的摸鱼记录”
忘记维迪卡尔上面买的酒是什么名字了,以及喝了真的不会发光,失望。

经朋友指点上线看了一眼,开了特效的话那个酒是会发光的,像个电灯泡一样


图拉扬和伊利丹站在维迪卡尔的舷窗前紧盯着下方的安托兰废土,同时他们还在不间断的讨论着什么,卡德加并没有参与进去,他站在略后面一点看着沉默的奥蕾莉亚,这位游侠时不时沉思,又在自己丈夫望向自己,征求意见的时候点点头。但卡德加知道,她在这场谈话的间隙,会将目光投向另一边,她和图拉扬的儿子阿拉托尔站在那里,看起来精灵的血统在他的身上占了上风,毕竟他看起来和她的母亲及其相似,而在敏锐度也是一样。在觉察到有人注视他之后,这位混血圣骑士转过头,但那道目光的主人先一步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可不像你”。
精灵游侠警惕的看着卡德加,这并不奇怪,卡德加想,最初见到奥蕾莉亚的时候,她就带着那股精灵特有排外的特质,虽然他一直觉得奥蕾莉亚能够接受图拉扬简直是个奇迹。
“你指我投身于虚空这件事?”
“我……”
精灵抢先一步截断卡德加的话。
“我们必须另辟蹊径找到击败燃烧军团的办法,他们太强大了,而这场战斗已经打了一千年,我比你要更为了解他们”。
卡德加静静地听完了奥蕾莉亚的见解,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在精灵以为他要反驳自己的时候,法师四下张望好像在确认是否有人注意到他们。
“……我不是和你说这个的,奥蕾莉亚”。
卡德加看起来有些无可奈何,这个表情令奥蕾莉亚有些熟悉,回忆起那段往日的时光令游侠放下了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
“你变得像个达拉然的“大法师”了”。
如果实在以前,卡德加也许会思考这句评价的含义,而如今他更愿意把这句话当作褒奖。
“图拉扬也这么说过,你们俩是商量好的吗?”
他的表现让奥蕾莉亚有些意外,但精灵搜寻了自己的回忆,发现她自己已经有点不记得这位曾与他们并肩作战的法师面对这句模棱两可的揶揄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这让她有点失落,因为她在面对自己的姐妹有着同样的感受,不过她的这点小情绪很快就随着卡德加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属小酒瓶时冲散了。
“这是酒?”
“是你说过该我请的,奥蕾莉亚”。
法师又变出两只酒杯,看起来他的法术也精进了不少,但精灵游侠抱着双臂,没有接过酒杯。
“这是酒”。
“这是维迪卡尔提供的霞光酒,奥蕾莉亚”。
现在他看起来有点像奥蕾莉亚认识的卡德加了,精灵的唇角变得柔和,有了一丝笑容。
“但它还是酒啊”。
大法师挥了挥手,两只酒杯消失了,他拔开瓶塞自己喝了一口。
“我看到你之前在看着阿拉托尔,你为什么不和他说点什么呢?”
奥蕾莉亚想要说什么,但似乎她特有的谨慎又让她停顿了一下,于是精灵重新调整自己,才回答法师的话。
“我们已经谈过了”。
游侠的目光坚定,语调平缓,仿佛卡德加是在问她能否为了这场战争有牺牲自己的觉悟,如果现在不是在维迪卡尔而是在达拉然的酒馆,法师想朝她翻个白眼,然后说上一句“得了吧”。
但他没有,他决定尊重这位游侠的感受。
“也许在战争结束后你可以和他谈谈……我是指除了战斗和圣光以外的事情,没有那些恶魔,那些战役,而是一些平常的,比如……他有没有意中人之类的……”
“阿拉托尔有意中人?!”
卡德加张了张嘴,但他在把奥蕾莉亚这幅紧张的神情彻底记在心里,又假装思考一番,在他觉得足以吊够了对方的好奇心之后,他才回答。
“没有”。
千年的战斗真的让奥蕾莉亚学到了很多,至少让这位精灵游侠几乎没有太多的表情波动,她轻描淡写的回了法师一句“是吗”。
但在卡德加觉得他们已经聊够了打算离开的时候,那位精灵又决定用另一个话题结束这场对话。
“你知道它为什么被称为霞光酒吗?”

热度(18)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