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给独行的文,因为他之前的无光之海同人已经坑了我就随便写个段子,纯手机写的,厉害不厉害!
但最近太抑郁了只能写成这样了……

独行的文 http://frozenblaze.lofter.com/post/1d072112_c809821



如果你见识过真正的太阳,那你在瞻仰黎明机器时,就会发现它只是一个巨大的只会发出噪音的机器。

“你在写什么?”
觉察到身边有人的船长瞬间合上了自己的笔记,而因为饱经风霜早已破败不堪的笔记本在遭受如此粗暴的对待时,可怜兮兮的吐出几页掉落的纸张,一页掉在画家脚边,一页掉落黑暗的地下海,剩下的散落在他的主人身边。
“这是航海日志!是绝密的!”
这艘船的船长在手忙脚乱中拾起他掉页的航海日志说道,画家捡起一页,看起来这张满是褶皱的纸曾经被撕下,又揉成一团,最后再小心翼翼的夹在笔记里,那上面的字都模糊了,但画家还是念出了上面支离破碎的字句。
“……活体冰山不好吃……你确定这是……”
地下海的船长抢走年轻画家手中的那页纸张,伸出一根手指,一字一句的说。
“这,是,航,海,日,志”。
也许是他的神情太过认真,又或者是他认真的神情太过可笑,来自地表世界的画家最终决定尊重这位地下居民的意见。
“但你的航海日志有一页掉进海里了”。
船长朝着漆黑的海水里瞄了一页,那神情仿佛在为逝去的好友哀悼。
“没关系,那页不重要”。

如果把那温暖明亮的光线揣进怀里,那一定……
“船长的航海日志?是里面写了如何打牌下棋逢赌必赢窍门的那个笔记本?”
船上的炮手立刻对画家不经意提到的航海笔记起了兴趣,看起来她觊觎那本笔记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揽过画家的肩膀,示意对方多说几句。
“那上面不是写了船长对各个岛屿的抱怨吗?他还写过我对他管的太宽,饼干里面有沙子,有人偷喝他的酒……我怀疑那只是他发牢骚的笔记”。
看起来这真的很有意思,在听取了大副对那本笔记的了解之后,炮手和画家找到了厨师,得到了新的答案。
“那上面写了许多新奇的食谱!”
画家立刻回应厨师。
“恩,对,那上面写活体冰山……呃,不好吃”。
“但那上面也写了冰山体内蕴含的价值,还写了各个岛屿的特产,金额变动,如何将一桶几十回声的蘑菇卖上几百……老天啊,我看他真是个奸商”。
船医对此又有了不同的见解,画家在此刻突然有些好奇。
“说起来,这艘船的开支……”
“船长赌博会赢钱”。
“船长有时候在各个岛屿间帮忙运送一些货物,当然是收费的”。
“船长说猎得的海货一半拿来吃一半拿来卖”。
“我说过了,他是个奸商”。
这时候船上的猫莫格跳上了箱子,画家摸了摸它的脑袋。
“莫格,你怎么看”。
那只黑白相间的猫蹭了蹭画家,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声。

……在这片黑暗的海域间航行,停泊,航行,在这片黑暗中生活是我们的命运,但我见过它了,于是我将无法继续忍受这我曾经接受的黑暗与冰冷,因为我见过它了,所以我希望将那温暖又明亮的东西留下来,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可以成为我在黑暗中的唯一慰藉。
“船长的航海日志?”
脸色苍白的机械师朝着角落指了指,画家才注意到机械室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
“你去问船长吧,他到我这里喝了一些酒就睡了”。
机械室响着巨大的轰鸣声,但船长抱着自己的大衣蜷成一团睡的正香,样子像极了莫格睡在箱子上的模样。

但我终究无法留住它,在黑暗中是我的命运,而作为遇见那团明亮火焰的人已是命运给予的格外宽容,而今后的日子,那温暖和明亮的东西将永远存在我的心里,也只在我的心里。
“莫格……不要烦我……”
被推了两下的船长显然还没清醒,他随意的挥了挥手,好像在睡梦中赶走了骚扰他的莫格,但随着他的动作,一直揣在他大衣口袋的笔记本露出一个角。画家的心狂跳起来,偷偷翻阅船长的航海日志是不对的,可是——这太让人好奇不是吗?画家偷偷的看了一眼机械师,他正在专注的看着仪表盘上的刻度,还喝了一口酒壶里的东西,看起来他没有时间在意画家要做的事,于是画家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俯下身,用自己擅于握住画笔的细长手指将那本笔记拎出来,光只是这些他的心就要跳出嗓子眼,更别提背景音乐是船体发动机的轰鸣声。时间有限,画家打开笔记本,刚好翻到其中一页,那上面就写了一句话。
“……我将用毕生的全部去铭记……”
画家合上了笔记,那页纸皱巴巴的,好像沾了水又干掉一般,负罪感笼罩了这个生活在阳光之下的人的全身,于是他又小心翼翼的将那本笔记本放了回去。

同样的,他也错失了窥视真相的机会。


热度(7)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