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小烂兔

只是个打魔兽的兔。

继续摸鱼

没办法用电脑只能继续用手机码字了……依然是Monster Falls的AU


Stan罕有的拿着一本书阅读,片刻的安静引起了他兄弟的注意,ford放下自己手中的书,翻身看向自己的下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翅膀尺寸变大了,床铺随着动作吱吱作响,Stan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从上铺掉下来的羽毛和这种“我的兄弟随时会和床一起掉在我身上砸死我”的声音。但ford知道他不在乎这个,凭他的体型就算掉在Stan身上,石像鬼的体质也足矣将他好好接住。于是他握住床边的栏杆,将头伸出去,在倒转过来的视角里,他看到他的石像鬼兄弟手里拿着一本书,旁边放着一小面镜子。
“Stan”。
石像鬼正拿起镜子,看起来是想要照自己的牙齿,看到从上铺翻下来的狮鹫跳到他的床上,床板发出的声音更大了。
“你在看什么……《形态解析》?哇哦!”
ford以为他自己的兄弟终于对科学及逻辑思维感兴趣了,虽然晚了点,不过没关系,他完全可以毫无保留的教会他科学的美妙,也许他们总有一天可以一起交流关于形态形成的科学根据和基因带来的影响。这让狮鹫兴奋不已,他接过对方的书,打开翻了几页。
“……人鱼通常性格温和,但他们也都非常固执,喜欢收集东西,并且对它们不离不弃……”
哦,这和ford所期待的“科学”完全不一样,这上面没有提及抽调的样本数量,结论也非常笼统含糊,而且“根据鳞片和羽毛颜色来判断性格和未来走向”究竟是如何根据的?ford放下书看着自己的兄弟,Stan正用镜子照着自己的牙齿。
“呃,Stan……”
自认为作为神智比较清醒的ford打算开解自己的兄弟,对于这样书籍,他完全相信他们的妈妈可以随随便便写出十本。
“你瞧,我的两个牙齿都是圆锥型而尾尖是一个三角形,这意味着我会做用我的大半生去做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
石像鬼盯着他看,但他的尾巴在身后摆动着,ford明白这意味着他的兄弟正期待着他的认可。
“呃……也许你是对的……”
还未等他说完,他的兄弟快速的将书翻到了其中一页,并且面朝他打开。
“……狮鹫往往忠诚,认真,他们是天生的绅士,但也有强大的力量……”
“看这里!”
Stan将书几乎推到ford的脸上,他看清楚了接下来的字。
“……双色羽毛,你有着不同寻常的命运,也许有着令人在意的小缺陷,但这恰恰意味着他并非和他人一样平凡……”
“这书准爆了,ford,你的羽毛和你的手指,你会有着非凡的一生”。
石像鬼有鳞的指爪将他揽过来,他的另一只手伸向上铺的床板,仿佛正在指着ford的未来。
“……”
狮鹫看了一眼自己畸形的爪子,他的兄弟不像他周身长着皮毛,所以他的体温对于ford而言有些凉凉的,靠起来很舒服。
“你是对的”。
早在他升上高中之前就不相信这种东西了,但这次ford并没有选择说出口,只是任凭他的兄弟让他张开嘴,通过他的牙齿排列和爪垫的颜色分析他的人生。

“哇哦!那上面说有着浅色鳞片的人鱼会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情……”
“mable”。
“哦哦哦看这里,你皮毛上的浅色斑点意味着你的爱情之路比较艰难”。
“mable!”
Stan打发走一批客户之后,打算好好缓解自己饱受日晒脆弱精神——“神秘小屋”应该夜间开放,Stan的石像鬼本能和自己的商人本能正在天人交战,所以他没注意到自己一脚踏入了例行的双胞胎大战。
“Stan叔公,你认为这本书是有理可据的对吧”。
“少来了,Stan叔公,你会相信这种小孩子才会相信的玩意儿吧”。
可是你们的Stan叔公要死了,双胞胎的吵闹让石像鬼的脑袋里面像有一千只蜜蜂在嗡嗡作响。
“呃,孩子们……”
他斟酌着词汇,他接下来说的话意味着他待会儿能不能好好休息,所以这意义非常重大。
“这是什么,《形态解析》?真怀念”。
久居地下室搞科研的ford难得出现在他们眼前,这只狮鹫的作息时间和生活环境一向令石像鬼羡慕不已。
“你们在争论这个?我得说这上面的结论没有任何科学根据……”
哦又来了,Stan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翻了个白眼,这个老书呆子除了数据分析和科学根据以外一点乐趣都没有,就连他笔下的日志也和他一样晦涩难懂。他虽然和他有着最近的血脉,但他们的意识形态实在不同,性格也是截然相反,在翻找ford遗留下的日志时也不是没有想过在上面难懂的书面语和叙述间添加一点简单易懂的注释,但他有些不想看到自己的笔迹和他的放在一起,因为这样只会衬托出他的字迹有多么难看。
于是石像鬼Stanley从来没有日志这样烦人的玩意儿,他最重要的东西都被他牢牢的记在脑袋里。
“……那上面的结论模棱两可,它会给予你们一些心理暗示好让人觉得非常准确……”
Stan拿了一瓶夜行性生物特供的啤酒,他拉开啤酒罐的声音引得另外三人看向他。
“鉴于我是唯一有着非正常时差的,晚安,我要去补觉了,dipper,去打扫一下左边第三个展柜留下的指印,今天有个两栖类的客人摸了它”。
“为什么又是我”。
半身是鹿的dipper万分羡慕的看了一眼双胞胎姐妹的鱼尾。
“因为鹿人通常勤勉努力,虽然它们活泼好动,但……嗝……非常努力”。
他们石像鬼的尾尖消失在门外,趴在充气泳池的mable翻动手中半湿的书籍,发出了疑问。
“……所以Stan叔公也是看过这本书的?”
但显然他的双胞胎兄弟已经没有了和她争辩此事的心情,dipped拿着一块抹布生无可恋的去处理展柜上沾有粘液的手印,倒是ford俯下身询问她可不可以把这本书借给他看。
“它看起来和我当年的那本不太一样了,所以我能看一下吗?”
他是那样的认真的说道,于是他的侄孙也并没有任何异议。

被水沾湿的书籍此时已经干掉了,ford停下了自己的工作,他翻开那本《形态解析》,那本书和他当初看到的大同小异,有些部分只是改变了几个形容词而已,但ford并不在乎这本书是否有什么变化。被水沾湿又干掉的纸张有些变形,一部分在水分蒸发的时候粘在了一起,但狮鹫还是迅速的找到了他想看到的那一页。
“……这意味着你会用你的大半生去做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
ford头顶的地板传来脚步声,他承认自己在做这个地下室时有些偷工减料——那时候他只以为这里只会有他一个人居住呢,但他从来没想过他的兄弟把这个林中小屋当成了一个旅游景点。白天往来客人的脚步声简直是个灾难,时间长了他又为了让自己不再因为声音焦虑而去熟悉这些脚步声。soos的脚步沉重极了,而且他经常走来走去,Wendy步履轻快,尤其是在下班的时候,dipper的蹄子让他的脚步声比别人多了一倍也更加细碎,mable通常待在充气泳池或者被dipper带着到处走,当dipper驮着她的时候,她总会大叫“前进吧小鹿”或者发出笑声。
但在这个时间段出现的脚步声只能是他的兄弟,他没有听到打开灯的开关声,想必他的夜视一定没有随着他的年龄减弱,他听着脚步声在客厅里划过,又在厨房里打转,那里的地板被踩的吱吱作响,最后声音一直延长到卧室,终于渐渐消失。
这就是他抱怨过的“我的兄弟随时会和床一起掉在我身上砸死我”的声音吗?ford突然想到这件事,并为自己的幽默感露出一个笑容。
但我以前并不知道,只是他偶尔会抱怨会吵到他,现在我们反过来了。
Stanford看向自己手中的书,目光在上面的几个字句停留了一会儿,才合上它。

热度(29)

© 鹿角小烂兔 | Powered by LOFTER